奇萊東稜~下~
11/28日 三叉營地拔營 → 平安池營地(黑水塘) → 大理石營地 → 立霧主山 (3070M三等) → 2760乾水池營地 → (宿)
野外起床,每天早晨的溫柔吶喊,寒冬天要從暖暖的睡袋中爬起,是件殘忍的事,無奈!還有路程要趕,乖乖起來吧!
整裝打包行囊,乾冷的溫度已將含有水氣的裝備凍僵。襪子如一條鹹魚般僵硬,背包上都凝結凍霜。同伴的登山鞋水氣結凍,無法穿,只能靠外力敲碎凍冰,得已套入。
離開北鞍三叉營地,緩上箭竹坡,旭日朝陽火紅的在右方雲海冉冉升起。今日的視野隨著雨霽天晴而開豁。
往平安池需穿箭竹陡下,倒木不少。平安池處於謐靜的山林間,如仙境般的寧靜。
一路走來抵平安池,猶得仙人們的庇佑平安順利。池旁箭竹上披覆寒霜,枯木橫臥池中,池水清澈映天藍,構築一份幽美靜(淨)地。
原定要在平安池背水上大理石營地紮營,領隊再次做決議,不要那麼辛苦的背水陡攀岩壁上大理石營地,且天寒地涷,寒夜難耐,所以今晚紮營地往前推至大樹下乾水池營地。
大理石營地位於高處不避風,周邊都是大理石岩層,石頭的特性是冷的,大理石營地又一名「廣寒宮」因而命之。
陡攀上大理石營地,此處視野超棒,山陵聳峙,奇萊主、北峰崢嶸矗立,無明斷崖、中央尖山山容皺褶肌理綻露,山壑雲湧。
攀岩走壁,喘息聲是拉近與山的距離,立霧主山(3070M)四周觀覽無遺,柔軟綿密的雲海,誘惑都人,有股衝動想投入她的懷抱中。眼前此情此景,如虛空、展現萬有、容納萬有、而並非一無所有。
離開立霧主山,約數分,後方傳來哀叫聲,一位隊友不慎踩空碎石縫中,導致腳踝扭傷,隊伍因而停滯,經妥善處理後隊伍得已繼續前進。
延稜線下切抵乾水池營地,乾水池營地位處山坳裡,極為避風,惟一缺失是逢雨即成沼澤地。我與同頂帳棚的隊友腳程比他頂帳棚的隊友早到,順利覓得一處較高且乾燥地紮營。今晚用水,位於稜線右方,下切約10分鐘。
11/29日 2760乾水池營地 → 三叉路口(有大枯木) (輕裝) → 11:00 帕托魯山(3101M三等) → 三叉路口 → 研海林道12K工寮2620M (有活水源) (宿)
夜間西風在林間呼嘯而過,吹動樹梢,吹不動沈睡中的山客。天亮開始今天行程。整夜強風吹乾了箭竹露水,吹不乾愛山的熱情。
路徑平緩繞山腰而行,連日來穿梭箭竹林,伸直雙手不停的撥翻,姿勢似活躍的殭屍。
回觀走過的山頭,也不過只呎間的距離。帕托魯山,原住民語意是箭竹最多的山,箭竹因何而多?歸咎於伐木所至,橫倒於地的枯木,正吟唱著一首森林的悲歌。
奇萊東稜有三多,斷崖(石頭)多、倒木多、箭竹多。石頭、倒木依依通過,現可要面臨的帕托魯山極品箭竹海~~囧rz~~。
初冬的東稜,少了翠綠,多份蕭瑟。鑽箭竹不管是下雨天或是豔陽天,任何天氣都是悶濕,泅泳在猙獰的箭竹海裡,不時給暗器所傷,不是箭竹、樹枝刺傷,就是撞擊到石頭,搏命通過全身傷痕累累。
帕托魯山,同行一位女隊友將在帕托魯山完成百岳,歡聲劃過山巔雲霄。
帕托魯山(3101M),中央山脈北一、北二、北三都映入眼簾,東岸花蓮雲海,塔山、獨立山、清水大山等三大尖山沈浮雲海中,猶如海中孤島般。
奇萊東稜各山頭手機均可收訊,好天氣、好心情加上超優美的景致,抗拒不了這份喜悅,利用電話與山下親友分享。
回程,帕托魯山登山口用午餐,後開始下坡路段。
杉林間不乏看見被鐵索五花大綁杉木,昔日的代木區,陡留悲情山林景象。
11/30 日 研海林道12K工寮→9K工寮→ 6K叉路口 → 林道捷徑入口 → 2號索道工寮 0K → 研海林道下線 → 1號索道 → 中橫公路岳王亭→ 太魯閣 → 台北 →苗栗
當旭日劃破無垠的蒼茫,揚起抖擻的精神,邁向今天行程。12k工寮出發,林道芒草雜生,幾天來練得一身基本功,就是“鑽~鑽~~還是鑽”。
9k工寮內部陳設算是完整。
抵6K與林道叉路口,太魯閣國家巡山員為避免山客誤闖岐路,樹幹成柵阻擋,歇腳。
路旁大樹下,一具白面飛鼠趴臥,死亡時間不久,是依自然法則?還是天寒飛行失誤?牠雖已無生命,但是此行中唯一看見的保育動物。
新路徑朝山緩上,緩升隨稜而行,走在寬闊的樹林間,見不著任何路條,處處是路、處處非路也。
或許太魯閣管處響應淨山運動,在樹身刀刻痕上噴上紅漆為指引前進方向。上至半山腰,樹身不見紅漆,只留著不易見著的刀刻痕。上至稜線才能瞧見黃色「國家三角點調查」路條。
稜線尾斷,下切大崩壁,有繩索確保,拉繩依序緩下,也開始今天的重頭戲,將要陡下2000公尺,心境是挫著等。後段路也可以瞧見「太魯閣國家公園巡邏」返光路條。
之字形直陡下,腳真的快受不住,殺車系統也將失靈了。較平緩地暫歇,一隻黑黃蜜蜂正在我見方盤旋,遲遲不肯離去,緊閉雙眼不敢直視,還停留在我手上,媽咪呀~~這下可好,要用何種方式才能讓牠離開,持續糾纏著10分鐘,或許視我無敵意才離開,見牠離去,休息隊伍也不敢在此做久留,大夥揹起背包離開現場。
沿海林道可分上、下段林道,沿古道路下接至3.8k下林道,見昔日的伐木流籠。
下降約剩200公尺時,已能看見中橫公路,我們快接近文明了。
通過吊橋那端是文明凡塵。岳王亭,雖不見古人,遠離塵囂六天的我們猶如蠻人般,唯一想做的事就是能洗個熱水澡,無奈回程時間因素,不安排泡湯,我等只能在露營區內盥洗。
回首高處,不得佩服自已,這一天陡下2000公尺,耗費10小時,腿不殘也讓你雙腳還會“匹匹挫”挫個不停。
沿中橫公路山脈而行,奇萊東稜從第一天出發的松雪樓到終點的岳王亭,若開車只需幾小時,而我們一路走來也耗費第六天光景。
後記︰
同行山友問我︰「雪山西稜與奇萊東稜那段路程較為艱辛」;回︰「雪山西稜只有一天行程是泅游箭竹林間,而奇萊東稜6天內有4天是活在箭竹海裡,與箭竹為伍」。
此行第二天行程雖是在雨中渡過,然後幾天的行程,雨過天晴的藍天,都是豔陽高照,不帶些絲雲,雲海浮沈,盡享山容美景。也要感謝在領隊精心規劃下,調整預定行程,全程輕鬆不摸黑的狀態下,得以順利完成四大障礙之一的“奇萊東稜”線。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perry

yiuhpjrh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